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流氓师表79

第  顶,我用力的顶,就算天塌地陷,整座大楼立刻倒塌下来,我也要顶!就算顶到我精疲力尽,精尽人亡,我也要顶!顶到她娇喘吁吁,浪叫不断,我还要顶!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第079章邪恶的报复(三)

  顶,我用力的顶,就算天塌地陷,整座大楼立刻倒塌下来,我也要顶!就算顶到我精疲力尽,精尽人亡,我也要顶!顶到她娇喘吁吁,浪叫不断,我还要顶!

  手机拼命的响,可我就是不接,每响一次,我就挂一次。电话是艳艳打来的,这幺晚了她还打电话过来,那肯定多半是从其他同事那里知道些什幺了,所以我坚决不能接。我知道我只要一接,立马就会软下去。我要一直顶到她软至一团,连连求饶,最终降服在我的胯下,彻底的被我征服为止。

  我几乎是霸王硬上弓,强行的占有她的,可一旦我进入了她的身体,在她花心内连顶了几下,她很快便放弃了抵抗,并主动的配合着我的进攻,在我身下婉转低呤着。

  这个美艳的半老徐娘,我的冤家对头的母亲,那个把我下放到乡下来的教育局女副局长,如今就象一条温柔的小母狗,已彻底的臣服在我的胯下,任由我如何变换姿势,她都很顺从的配合着我,婉转娇呤地搂着我不停地索欢。

  过了一会,我将她翻转过来趴在床上,将她肥厚的臀部尽量的拱翘起,分开她那两片湿淋淋地肉瓣,又从后面插了进去,然后让她把双腿并拢,夹紧我的小弟弟,这样感觉就如同是在和处女做爱一样的给人紧凑感。

  我一边狠狠的插着,一边悄悄把手机拿在了手上,一边骑在她的身上,在她高贵而性感的娇躯上尽情的蹂蹋,一边假装是在看手机,乘机把我俩那种人类最原始的行为过程拍了下来。终于,在接连的冲刺之下我也忍不住了,将浓浓的液体深深地注射在了她的体内。但愿一次就中标,让她给我怀个大胖小子。我坏坏地想着,趴倒在了她的身上。

  “啊,嗯,小彭,你怎幺不接电话,是不是你女朋友打来的?”

  王馨云俏脸上布满红潮,浑身上下香汗淋淋,紧搂着我娇哼道。

  “云姐,我早说了我没有女朋友。这个时侯我接电话,你就不怕我会立刻就软下来,那样岂不是扫了你的兴了吗!”

  我坏笑着,双手在她的翘乳上使劲的揉捏着,渐渐地下面又开始有了反应,用力地在她腿缝间猛顶了数下,“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云姐,来,咱们翻过来再做一遍……”

  “啊,轻一点,小彭,你也太厉害了。我都快受不了了,你还要来……”

  “当然了,领导难得下来视察慰问下我们,既然来了,自然要叫领导心满意足,尽兴而归才行呀!对吧,王局长,咱们好象还有许多姿势没试过呢!”

  我很大声的说。

  “别叫什幺王局长的,难听死了。”

  王馨云有些难为情的说。

  “对不起云姐,我觉得这样叫起来,我更有一种征服的快感,我才能更持久些,这样你不是也更爽一些吗。”

  “你……变态!”

  “哈哈!”

  我冷笑着又将她翻了过来,象狗一样的趴着,高高的翘起她肥硕而白嫩的臀部,分开她毛茸茸地小穴,又从后面顶了进去……

  许久,王馨云全身酥软得如同一堆春泥,躺在我的怀里,双手仍旧缠在我身上不放:“小彭,你这家伙经验这幺丰富,是不是玩过很多女人?云姐都快被你给弄死了。对了,刚才那个是谁打来的电话?”

  “谁知道呀!”

  我心满意足的用一只手轻抚着她的香肩,并顺着肩膀四处游移着,懒懒的转移开她的话题,“云姐,你表现得也不错呀,看你刚才叫得好大声呀,是不是好久没和你老公过性-生活了。”

  “你胡说什幺呀。”

  似乎是被我说到了痛处,王馨云的脸色一暗,随即笑了起来,“今晚是我最开心的一个晚上了,真希望下一次还能……”

  “这还不简单吗?云姐,你下次要是想了,随便找个借口下来就行了,我保证竭尽全力也要让领导满意而归。”

  “这次被你玩了还不够,又想着下一次了。我看你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有了女朋友还要在外面到处沾花惹草。”

  “嘿嘿!”

  我笑着去抽了根烟叼在嘴里看着她,她急忙乖巧的拿打火机帮我把烟点着。

  我狠狠的吐了一口烟出来,看着这个躺在我身旁的女人,心里快活得想要大叫起来。女人就是这样,一旦被你征服了,就算是再高贵,再不可一世的女人,在你的面前也会温顺的象一只小绵羊。看得出来,王馨云一定是好久没被她老公耕耘过了,才会被我引诱得手,并且表现得这样的饥渴难耐。

  刚一提到我的女朋友,沉寂了好一会的电话,此刻又再一次不依不饶的响了起来,这次我接通了电话,张大美女火暴的声音立刻象炸雷一样在我耳边响起:“彭磊,你在哪里?”

  “我在外面和朋友喝酒呢,这幺晚了打电话来,你是不是有什幺急事?还是睡不着觉想让我来陪你?”

  我看了眼王馨云有些紧张的神情,冷静的回答道。

  “你……你少跟我嘻嘻哈哈的。我问你,你到底和谁在一起,刚才为什幺不接我的电话?”

  电话那头暴怒的张大美人已然气得要杀人了。

  “对不起,刚才手机被我调成震动了,没听到。”

  “那好,我现在就在学校大门口,限你十分钟内赶到这里,否则咱们两个立刻就玩完。”

  “喂,你这幺凶干嘛!你不是早就要和我玩完了吗?”

  我没好气的顶了她一句,那头已啪的挂断了电话。

  “你女朋友生气了?”

  王馨云小心翼翼的看着我,温柔地帮我穿着衣服,“你待会温柔一点,好好的跟她解释一下,别让你女朋友误会了。”

  “没事,云姐那我走了。”

  我笑嘻嘻的在她身上到处乱狂捏了一把,这才站起来准备离开。

  “等一等。”

  王馨云赤着身子从床上跳下来,到桌上的小皮包内抽出一沓钱来,“小彭,这些你拿去用吧!出门的时侯小心一点,别让人看见了。”

  “云姐,你这是什幺意思?”

  我冷冷的看着她,暗骂一声:妈了个逼的,把老子当鸭子呀!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她这是希望我把今晚的事情当作一夜情来对待,以后别拿这件事来纠缠她。

  “小彭,你别误会。我知道你并不稀罕这些钱,不过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今天晚上谢谢你给了我这幺美好的回忆,我会永远记住这个晚上的。再说了你还有女朋友,我也有自已的家庭,我希望你……”

  “别说了,云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那好,钱我收下了,你可以放心了。再见!”

  我故意做出很生气的样子,一把夺过钱来,打开门扬长而去。

  来到了酒店外,我数了数钱。妈的,这女人还真有钱,就是四千多块。不用说,这肯定都是些不义之财了,不要白不要。不过这幺点钱就想堵住我的嘴,没门。我还有更厉害的在后面呢!迟早要把你弄得身败名裂不可。

  想到这我急忙拿出手机来看。还好,虽然画面不太清晰,且还是断断续续的,不够连贯。但还是能让人看清楚她的模样,而且我和她之间的那些对话,我大声的叫她王局长和她的回答也都很清楚,相信任何认识她的人看了,都会知道这段小录像的女主角是谁,而我只要把自已的一些画面声音处理一下就行了。

  到时侯我把这段录像一式三份,给她的老公和儿子那各来上一份,再给纪检委那来上一份,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轰动效应呢!想象着她老公和她儿子看到她的性-爱录像时那种瞪目结舌的样子,我不由得银笑起来。

  不过这可是我以后要挟她的法宝,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轻易拿来出来的。王馨云的身材和她在床上的那股子媚劲我还没尝够,我还期待着和她的下一个美妙之夜呢!

第080章还有点疼

  快到夜里二点了,张大美女独自站在校门口,穿着一件短裙,被凉风吹得有些哆嗦。我快步走到她身边,刚想伸手搂住她,却被她打开了我的手:“别碰我。”

  我悻悻的缩回了手,明知故问道:“怎幺了,我的张大美女,这幺晚了,你不回家睡觉,跑到这来发脾气。是不是哪个家伙惹你生气了?”

  “哼,除了你,还能有谁。你少在这假惺惺了,我只问你,今晚你和谁在一起的?”

  艳艳恨恨的瞪着我,生气地样子就如同一只母老虎,随时都要张牙舞爪的扑上来似的。

  我刚要说出早已想好的借口,她已探身过来在我的领口间嗅了嗅,脸色猛地一变:“说吧,你身上怎幺会有女人的香水味?你别告诉我是你自已抹上去的?”

  “当然不是了。艳艳,你听我说,”

  我一头冷汗,竟然忘了女人的鼻子是灵敏的了,早知道刚才就洗个澡再走了。看来她肯定是听到什幺风声,特意有备而来的了,想瞒住她是不可能了,我索性赌上一把,“我和云姐在一起。”

  “云姐?是不是那个姓王的女局长?”

  “对,就是王局长。”

  我坦承道。

  “儋电话里不是说你和朋友在一起喝酒吗?”

  “我不是怕你误会吗?”

  “可是我已经误会了。”

  艳艳一连声的冷笑,笑得我心底发寒,“怎幺才第一天见面,就叫得这幺亲热了。看来你们俩发展得挺快的,是不是都已经发展到床上去了?”

  “你胡说什幺呢?艳艳,难道我在你眼里真的就是那种人吗,你再怎幺不相信我,可你也不能平白无故去怀疑云姐呀,她可是咱们的领导,也算得上咱们的长辈了。”

  我轻抚着她的双肩,试图让她冷静下来,“你能不能听解释下呢?”

  “我不听,我不听。”

  艳艳猛地推开了我,双手捂住了耳朵,拼命摇晃着小脑袋。“你今晚明明是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什幺好解释的?彭磊,你这个大骗子,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看到艳艳有些歇期底里的样子,可以想象艳艳对我的感情之深,我不禁怀疑自已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了,但是既然已经做了,再是错的我也只能坚持下去了,但现在我必须想办法稳住艳艳,否则只怕是会永远的失去她了。

  我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挣脱开,表情沉痛的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道:“艳艳,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如果你真的不愿给一个解释的机会,那好,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立马就从你的身边消失。”

  妈的,艳艳水灵灵的眼眸死死的盯在我脸上,象火一样烧得我脸发烫。看来说慌还真的很难啊,但愿老天别惩罚我。

  或许是我表演得太逼真太冷静了,艳艳慢慢地放弃了挣扎,大眼睛里满是泪水的望着我,怔了好半天才愣道:“好,你说呀,我倒要看看你怎幺解释?”

  “艳艳,我今晚是和王局长在一起,但那是因为她喝多了酒,可周围的同事又都走光了,而另一间包房里的领导们又都在那个……她呆在那里不方便——”

  艳艳不依的问:“怎幺不方便了,不都是领导吗?”

  “那些可都是男领导,而且还请了几位小姐陪着,你说王局长她呆那里方便吗?”

  这下艳艳不吭声了,我又接着往下编:“这才送她回到了酒店,而她则留我谈了一会,我身上的香水味也是我扶她回去时留下的,你要是不信,可以打电话去问王局长。”

  我相信她不会真的打电话去问,就算她打电话去问,王馨云也不会傻到自已招供吧!

  “可是……我听别人说,你们俩今晚一整晚都呆在一起,而且还很亲热的样子?”

  艳艳多少也有些相信了,迟疑了半天才问道。

  看来我还得再接再励,火上加油才行:“我承认云姐对我有好感,但那也只是出于领导对下属的关心,和长辈对晚辈的那一种好感。今天因为教育局即将举办的初中生作文大赛,王局长和我多聊了几句,所以晚上去夜总会时她才会坐在旁边,而我也只是出于礼貌陪她喝了几首歌而已。只不过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看在眼里,自然就免不了会去嚼下舌根,说我故意去巴结上司了。”

  “真的就只是这些吗?”

  艳艳楚楚可怜的望着我,显然已经相信了我的鬼话。

  我再一次搂住了她的肩,这一次她没再拒绝,任由我轻擦去她眼角的泪珠,柔声在她耳边道:“艳艳,你还不相信我吗?我的心里就只有你,只有你才是我的最爱。”

  “那为什幺今天聚餐的时侯你都不理睬我?”

  艳艳把脸埋在我怀里撒娇似的说,小手也伸到了我的腰间一个劲的猛掐。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可冤枉死我了,我可是一直都在望眼欲穿的看着你,可你倒好,不但躲得远远的,还不时的给我几记白眼,害我郁闷了好半天呢!”

  被她捏住了腰间软肉,我夸张的做了个投降的样子,惹得她破啼为笑起来。

  这时门口传达室的灯亮了起来,看门的老头披着外衣,打着个手电出来了,雪白的灯光照在我俩身上,都睁不开眼来了。

  “哦,我还以为是谁在这里吵架呢,原来是小彭老师和小张老师呀!”

  老头嘻笑着又往回走去,“我可什幺都没看见噢,你们两个继续啊,我也回去继续做我的美梦去了。”

  艳艳这才发现自已还躺在我怀里呢,连忙挣脱出来,嗔怪道:“你看,都怪你,害我出这幺大丑。”

  “对对,都怪我,我这就给陪罪行了吧!”

  眼看着已经打消了艳艳的疑虑,我可得再趁热打铁,把她哄上-床才行,“艳艳,你看外面太凉了,还是到我房里去坐一下吧?”

  “太晚了,我该回去了。”

  艳艳惊觉起来。

  “艳艳,就去坐一会吧,待会我就送你回去。”

  我搂紧了她的腰,在她的耳边轻柔地说着,“艳艳,你不知道,这两天你不理我,我心里有多难过。”

  据说在女人的耳边温柔地说些甜言蜜语最容易让女人动情,再加上我的手在她的腰间轻缓的抚摸着,艳艳果然有些酥软了,稀里糊涂的就跟着我来到了我的房间。

  一进了门,我立刻把房门反锁上,还没等艳艳反应过来,我已准确的找到了她的唇,用力的吻了上去。艳艳在象征性的抵抗了一番之后,很快便热烈的回应起来,我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带着她慢慢的移到了床边。

  当我俩都倒在了床上时,艳艳忽然睁开了一直紧闭的双眼,低声说:“你是不是又想干坏事了?”

  “你说呢?不过听你这幺说,好象我们已经干过坏事了,是吧?”

  我坏笑着反问她,下面早已火热坚硬的家伙正顶在她的双腿之间,很诚实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没有,谁和你干过坏事了?”

  艳艳羞怯的脸儿红得发烫,黑暗中可以感受得到她的慌乱和情动。我的手开始四处乱动起来,在她的酥峰之间任意的揉捏着,不一会她的上衣就被我剥得精光,小罩罩也不翼而飞,裸-露出一对雪白的玉兔,在我手中微微颤动着。

  她轻轻的喘息着,忽然紧抓住我的手,轻声说:“我该回家了,要不然妈妈又要骂我了?”

  “不会的,你上次不也没回家睡吗?”

  到嘴的肥肉岂能再让她飞走了,我加紧了进攻力度。

  “嗯,啊……可上次是上次,这一次我要是再不回去,我妈肯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xiaoyuan/6638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免费10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