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强暴系列之警察】

                (上)

  已经是夜里0:30分了,A市的玉山公园的树林里还有一对恋人在小声谈
话,突然从那个男的手机包里传来对讲机的声音:“三号,三号,听到没有?”

  那个男的赶快从里边拿出一个警用对讲机,对着它说:“收到。队长,请指
示。”

  “三号,今天就到这里,收队,要不要我们等你?”

  “不用了,我送静华回家,今天还是没有什幺情况吗?”

  “那伙人是不是听到什幺风声了?一点情况也没有。好了,我们先走了,你
小子可别假公济私啊!”

  对讲机的声音断了,显然被称作队长的人把它关了。

  原来这是A市公安局搞的一次行动,由于近几个月来A市情侣们最爱来的玉
山公园经常发生刑事案件,从作案手法上来看,好像是一伙人所为,A市市领导
下令让公安局尽快破案,A市公安局便让几对警察化装成情侣引案犯上钩,由刑
警队长带着一部分警员在公园中间埋伏,而化装的几对警察分散在各个角落,由
对讲机联系,一有情况便可形成合围之势。

  在公园西北角作诱而的这一对男的叫钱政,女的叫张静华,他们在这已经呆
了五天了,但一直没有什幺情况发生,人不由得有一些松懈了。

  “静华,收队了,我送你回家吧!”钱政关掉对讲机,对已经站起来的张静
华说。

  “好的。”在警队里张静华算是长得非常漂亮的一个,她今年23岁,从警
校毕业已经两年了,一直在玉山区派出所搞户藉工作。钱政本来也在玉山区派出
所工作,后来由于工作出色,被调到刑警队当侦察员。他一直在追张静华,这是
全刑警队都知道的事,这一次有任务,刑警队长就特地让他和就住在玉山公园不
远的张静华搭档,也是给他创造机会。

  两个人沿着公园的小路往山下走,边走边说话,由于张静华今天对钱政的追
求有一些反应,钱政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危险。

  突然,两个人的身边的草丛一晃,有四个人从中分别扑向两个人。两个人还
没有反应过来,每个人的脖子上就被架了一把刀。

  “别动。”一个低沉的声音警告着他俩,两个人身上的包被人拿走了,钱政
稍微挣扎了一下,脖子上就被划了一个口子,他再也不敢动了。

  “有枪,我说他俩是警察吧?还有对讲机,幸亏是关着的。”

  听到这,钱政暗怪自己太大意,如果对讲机开着,说不定会有同事听到这的
情况可以来救,现在这一条路显然是断了。

  “警察,警察怎幺了?今天我就要玩玩警察。这个女的长的不错嘛,今天我
们也尝尝女警察。”

  钱政的心里暗暗叫苦,斜眼看了一下张静华,她已经吓得花容失色,浑身颤
抖了。

  一个人从他们的身后转过来,钱政一看此人大概有三十五岁左右,1.78
米左右的身材,脸上有一道疤,月光下显得阴森可怖。

  “把他俩的衣服脱了,带他们走!”那个人说话非常干脆。

  由于是七月底,张静华今天穿了一件衬衣和一条长裙,一个人从她的身后走
过来,用力一拉,衬衣的扣子便都被崩废了,露出了她里边穿的黑色胸罩。张静
华本能地反抗了一下,毕竟她还没有在男人面前这个样子过,身后拿刀的人马上
把刀在她的脸上蹭了一下,凶狠地说:“别动!”

  张静华只觉得脸上一凉,吓得她不敢再动,只是用余光寻找钱政,希望他能
救自己,可是她发现钱政已经被反绑,身上被脱得就剩一条内裤了。

  张静华的双手被拉向身后,衬衣被脱了下来,紧接着觉得腰间一松,裙带被
弄断,长裙顺势掉了下来,张静华想用手护住自己的身体,却被人紧紧地拉在后
面,一动也不能动,只好把双腿夹紧,上身尽力向前弯曲。

  站在前面的那个像头目一样的人走过来用手指把她的下巴抬起来,淫亵地笑
着说:“女警察没有什幺不一样嘛,还不是两个奶子一个洞?是不是被干的时候
不一样,待会就知道了。”一边说,一边用左手把她的胸罩揭开,让她的两个乳
房暴露在空气中。张静华极力地想把手抽出来,但一点用也没有,只有流着泪接
受罪犯的羞辱。

  另一个罪犯没有费多大劲,就把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张静华的内裤给剥了下
来,让她全身赤裸的站在四个罪犯的面前。

  “把他俩拷在一块。”那个像头目一样的罪犯的每一个命令都让张静华恐惧
不已,她睁开眼,看到只在脚上还穿有鞋的钱政已经被推到她的身边。

  钱政虽然早就幻想过张静华裸体的样子,但今天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却是让他
做梦也想不到的。张静华的皮肤非常细嫩,胸部丰满坚挺,由于还是处女,乳头
还是粉红色的,小腹微微鼓起,下边是面积不大却非常茂密的阴毛整齐地延伸到
两腿之间,双腿匀称。虽然眼前春色如画,但钱政却没有一点欲望。

  四个歹徒把他俩放在包里的手铐拿出来,让张静华站在前,钱政站在后,把
钱政的双手从张静华身侧穿到前边铐住,又把张静华的双手反铐在钱政的身后。

                (下)

  四个歹徒把他们的嘴堵住,让他们往山上走。由于张静华的手是向后铐的,
钱政不得不把身体向前紧靠,不使她的胳膊太难受。但这样就使两个人的身体过
于接近,迈不开步子,另外还使钱政的下体紧紧地贴到张静华的臀部,随着两个
人的行动,不断地摩擦着。这样的刺激对钱政来说实在是太强烈了,不一会的工
夫他竟然有了反应。

  张静华能感觉到钱政身体发生的变化,但每当她想把两个人身体的距离拉德
远一些的时候,胳膊就非常难受,使她又不得不将钱政的身体向前带,每到上台
阶的时候,钱政那高涨的肉棒正好进到她的两腿之间。

  就这样走了大约有一公里,来到了一个草木比较茂盛的地方,那四个人突然
把他们的眼睛给幪上了,然后拉着他们从路上下来钻进了树林,两个人由于看不
见,一路上跌跌撞撞受了不少苦,有几次还差一点摔倒。

  突然两个人身上一冷,身边的虫鸣声也小了许多,好像进到了一个山洞,脚
下的路也平坦了许多,又往里曲曲折折地走了一段,歹徒终于让他们停下来。

  张静华这时感觉到有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有一个人低声对她说:“别
乱动。”然后就感觉手铐被打开了。有一个人把自己的双手继续拧到后边,推着
她走到一个木架子旁,然后把她推倒在上面,双手向上扬起的绑在头顶,双腿却
被分开并蜷着固定在下边的两个桩子上。

  由于木架子是由木棍钉成的,虽然很光滑没有木刺,但还是有一些搁,张静
华只好用双手抓住上面的一根棍子,双脚使劲蹬住下面的一根棍子,以使自己的
身体不至于太受罪。

  突然张静华感到有一只手向她的下身摸去,她使劲夹紧了双腿来保护自己,
那只手使了一下劲,却没有分开,“张开!要不然你就要受苦了。”一个声音威
胁道。

  张静华没有回答,只是把双腿夹得更紧。耳朵里传来了一声打火机的声音,
紧接着就感觉到两条大腿的中间有一阵灼痛感,她“啊”的叫了一声,本能地将
双腿分开,然后又感觉不对,一下子又合上了,但刚合上那阵灼痛感又出现了,
她又马上再分开。

  “看是你的腿紧还是我的火热。”那个男人淫笑对张静华说。

  如此了一段时间以后,张静华终于屈服了,她无奈地张开双腿,虽然她的眼
睛看不见,但能感觉到那几双野兽一般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最宝贵的地方。不知为
什幺,有一个人用棉花将她的耳朵也堵了起来,张静华这一会对外界的感觉就一
点也没有了。

  正当她惶恐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湿软的东西轻轻地接触到她的阴部,胸部的
两个乳房也被人使劲的揉捏。突如其来的刺激使她又一次夹紧了双腿,但却不能
合上,因为两腿之间多了一个脑袋。张静华明白了,是有人正用舌头舔自己的阴
蒂。

  她偷看过派出所缴获的黄色录像带和色情书,上面都有有关这方面的内容,
她当时还感到恶心,但也知道这样会让女人产生性欲,今天这些歹徒用这些卑鄙
的手段来对付她,想让她在被强奸时来配合他们。张静华提醒着自己一定要保持
清醒,虽然肯定会保不住贞洁,但也不能让歹徒全都如意,一想起自己还是一个
警察,她有一种委屈想哭的感觉。

  很快张静华就感到自己有多幺的错误了,下体的刺激感觉一阵强似一阵地传
递到她的大脑,胸部的两个乳头也被两个人同时地用舌头刺激着,她一开始集中
精力抑制着从下体传来的反应,但胸部的刺激却一下子冲破了她的防线,由于耳
目都被封,她对外界的感应就剩下触觉,所以身体对刺激非常敏感。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张静华抵抗的情绪已经时有时无,她自己都能感
觉到从阴道里流出来的爱液已经把整个臀部都润湿了。她不自觉地张开双腿,下
体耸动着配合着男人的动作,身体滚烫,樱唇微张,沉重地呼吸着空气。

  突然,她感觉到舌头离开了自己的阴部,而有一个坚硬的棍状物顶到了阴户
门口,正慢慢地向里挺进。由于已经充份润滑,一开始张静华并没有感到疼痛,
何况还有一只手继续在刚才舌头舔拭的地方继续摩擦着,但随着那个肉棍猛地向
里一顶,张静华只感到一股撕裂般的感觉直冲上来,她大叫一声,扭动身体想把
那个肉棍抽离身体,但一切努力都白费了,那个东西依然牢牢地放在里边,张静
华知道自己的贞操已经被歹徒夺取了,不由得哭了出来。

  夺取她贞操的歹徒好像并不急于过瘾,而是非要让她有了欲望后才肯继续,
他把阴茎放在张静华的阴道里不动,一边继续用手轻轻抚摩着张静华的阴蒂。很
快,张静华就又一次屈服在自己的性欲之中,她感到自己的阴户中有一种说不出
来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把里边的肌肉绷紧以夹住让她感到又涨又热的肉棒,同时
还不断耸动着让它在里面能进得更深一些。

  突然那个人开始抽动起来,力量大得让张静华“啊”的一声叫出声来,每一
次抽插都让她产生淫荡的呻吟从嘴里吐出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静华一直都处于亢奋之中,她口中的呻吟已经变成了
“嗷……嗷……”的喊叫,这时候有人把塞在她耳朵里的棉花给取了出来,张静
华突然听到自己这幺淫荡的声音,被吓了一跳,这时她的鼻子又被人堵住了,为
了呼吸,她只好张大了嘴。

  还没从亢奋中清醒过来的张静华,头被人扳向一边,嘴里猛然被插进一支阴
茎,张静华本能地一咬,却传来钱政惊恐的声音:“别,别,是我。”张静华一
下子停住了,她只想用舌头把它推出去,但柔软的舌头显然不能达到目的,倒好
像是在舔钱政的龟头。

  钱政也忍耐不住了,把阴茎在张静华的口中轻轻地抽动,张静华没用多长时
间又恢复到亢奋当中,对嘴里的异物也不再反感,而是任由它在其中抽插,只是
原来亢奋的叫声变成了沉闷的“呜、呜”声。

  看到张静华的反应,歹徒们将钱政推倒一边,把自己的阴茎抽出来换到张静
华的口中,张静华虽然感到大小有一些变化,但意识已经不清醒,还和原来一样
费力地用舌头舔着。很快这个男人就支持不住将精液泄到张静华的口中,张静华
感到又腥又粘,她想吐出来,嘴却被阴茎封着,便随着呼吸把它都咽了下去。

  张静华自己也很快的到了高潮,她的身体剧烈地抽搐,口中含着换过一个人
的阴茎“呜、呜”地叫喊着,她感到下身的男人也加快了抽送节奏,将一股热流
喷到她的身体深处。

  高潮过后的张静华浑身是汗地瘫在木架上,脑中突然显出“我还是一个警察
吗?”的反应。但随着另外又一个人进入她的体内,这个意识很快就在亢奋中消
失了。

               【全文完】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上)

  已经是夜里0:30分了,A市的玉山公园的树林里还有一对恋人在小声谈
话,突然从那个男的手机包里传来对讲机的声音:“三号,三号,听到没有?”

  那个男的赶快从里边拿出一个警用对讲机,对着它说:“收到。队长,请指
示。”

  “三号,今天就到这里,收队,要不要我们等你?”

  “不用了,我送静华回家,今天还是没有什幺情况吗?”

  “那伙人是不是听到什幺风声了?一点情况也没有。好了,我们先走了,你
小子可别假公济私啊!”

  对讲机的声音断了,显然被称作队长的人把它关了。

  原来这是A市公安局搞的一次行动,由于近几个月来A市情侣们最爱来的玉
山公园经常发生刑事案件,从作案手法上来看,好像是一伙人所为,A市市领导
下令让公安局尽快破案,A市公安局便让几对警察化装成情侣引案犯上钩,由刑
警队长带着一部分警员在公园中间埋伏,而化装的几对警察分散在各个角落,由
对讲机联系,一有情况便可形成合围之势。

  在公园西北角作诱而的这一对男的叫钱政,女的叫张静华,他们在这已经呆
了五天了,但一直没有什幺情况发生,人不由得有一些松懈了。

  “静华,收队了,我送你回家吧!”钱政关掉对讲机,对已经站起来的张静
华说。

  “好的。”在警队里张静华算是长得非常漂亮的一个,她今年23岁,从警
校毕业已经两年了,一直在玉山区派出所搞户藉工作。钱政本来也在玉山区派出
所工作,后来由于工作出色,被调到刑警队当侦察员。他一直在追张静华,这是
全刑警队都知道的事,这一次有任务,刑警队长就特地让他和就住在玉山公园不
远的张静华搭档,也是给他创造机会。

  两个人沿着公园的小路往山下走,边走边说话,由于张静华今天对钱政的追
求有一些反应,钱政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危险。

  突然,两个人的身边的草丛一晃,有四个人从中分别扑向两个人。两个人还
没有反应过来,每个人的脖子上就被架了一把刀。

  “别动。”一个低沉的声音警告着他俩,两个人身上的包被人拿走了,钱政
稍微挣扎了一下,脖子上就被划了一个口子,他再也不敢动了。

  “有枪,我说他俩是警察吧?还有对讲机,幸亏是关着的。”

  听到这,钱政暗怪自己太大意,如果对讲机开着,说不定会有同事听到这的
情况可以来救,现在这一条路显然是断了。

  “警察,警察怎幺了?今天我就要玩玩警察。这个女的长的不错嘛,今天我
们也尝尝女警察。”

  钱政的心里暗暗叫苦,斜眼看了一下张静华,她已经吓得花容失色,浑身颤
抖了。

  一个人从他们的身后转过来,钱政一看此人大概有三十五岁左右,1.78
米左右的身材,脸上有一道疤,月光下显得阴森可怖。

  “把他俩的衣服脱了,带他们走!”那个人说话非常干脆。

  由于是七月底,张静华今天穿了一件衬衣和一条长裙,一个人从她的身后走
过来,用力一拉,衬衣的扣子便都被崩废了,露出了她里边穿的黑色胸罩。张静
华本能地反抗了一下,毕竟她还没有在男人面前这个样子过,身后拿刀的人马上
把刀在她的脸上蹭了一下,凶狠地说:“别动!”

  张静华只觉得脸上一凉,吓得她不敢再动,只是用余光寻找钱政,希望他能
救自己,可是她发现钱政已经被反绑,身上被脱得就剩一条内裤了。

  张静华的双手被拉向身后,衬衣被脱了下来,紧接着觉得腰间一松,裙带被
弄断,长裙顺势掉了下来,张静华想用手护住自己的身体,却被人紧紧地拉在后
面,一动也不能动,只好把双腿夹紧,上身尽力向前弯曲。

  站在前面的那个像头目一样的人走过来用手指把她的下巴抬起来,淫亵地笑
着说:“女警察没有什幺不一样嘛,还不是两个奶子一个洞?是不是被干的时候
不一样,待会就知道了。”一边说,一边用左手把她的胸罩揭开,让她的两个乳
房暴露在空气中。张静华极力地想把手抽出来,但一点用也没有,只有流着泪接
受罪犯的羞辱。

  另一个罪犯没有费多大劲,就把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张静华的内裤给剥了下
来,让她全身赤裸的站在四个罪犯的面前。

  “把他俩拷在一块。”那个像头目一样的罪犯的每一个命令都让张静华恐惧
不已,她睁开眼,看到只在脚上还穿有鞋的钱政已经被推到她的身边。

  钱政虽然早就幻想过张静华裸体的样子,但今天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却是让他
做梦也想不到的。张静华的皮肤非常细嫩,胸部丰满坚挺,由于还是处女,乳头
还是粉红色的,小腹微微鼓起,下边是面积不大却非常茂密的阴毛整齐地延伸到
两腿之间,双腿匀称。虽然眼前春色如画,但钱政却没有一点欲望。

  四个歹徒把他俩放在包里的手铐拿出来,让张静华站在前,钱政站在后,把
钱政的双手从张静华身侧穿到前边铐住,又把张静华的双手反铐在钱政的身后。

                (下)

  四个歹徒把他们的嘴堵住,让他们往山上走。由于张静华的手是向后铐的,
钱政不得不把身体向前紧靠,不使她的胳膊太难受。但这样就使两个人的身体过
于接近,迈不开步子,另外还使钱政的下体紧紧地贴到张静华的臀部,随着两个
人的行动,不断地摩擦着。这样的刺激对钱政来说实在是太强烈了,不一会的工
夫他竟然有了反应。

  张静华能感觉到钱政身体发生的变化,但每当她想把两个人身体的距离拉德
远一些的时候,胳膊就非常难受,使她又不得不将钱政的身体向前带,每到上台
阶的时候,钱政那高涨的肉棒正好进到她的两腿之间。

  就这样走了大约有一公里,来到了一个草木比较茂盛的地方,那四个人突然
把他们的眼睛给幪上了,然后拉着他们从路上下来钻进了树林,两个人由于看不
见,一路上跌跌撞撞受了不少苦,有几次还差一点摔倒。

  突然两个人身上一冷,身边的虫鸣声也小了许多,好像进到了一个山洞,脚
下的路也平坦了许多,又往里曲曲折折地走了一段,歹徒终于让他们停下来。

  张静华这时感觉到有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有一个人低声对她说:“别
乱动。”然后就感觉手铐被打开了。有一个人把自己的双手继续拧到后边,推着
她走到一个木架子旁,然后把她推倒在上面,双手向上扬起的绑在头顶,双腿却
被分开并蜷着固定在下边的两个桩子上。

  由于木架子是由木棍钉成的,虽然很光滑没有木刺,但还是有一些搁,张静
华只好用双手抓住上面的一根棍子,双脚使劲蹬住下面的一根棍子,以使自己的
身体不至于太受罪。

  突然张静华感到有一只手向她的下身摸去,她使劲夹紧了双腿来保护自己,
那只手使了一下劲,却没有分开,“张开!要不然你就要受苦了。”一个声音威
胁道。

  张静华没有回答,只是把双腿夹得更紧。耳朵里传来了一声打火机的声音,
紧接着就感觉到两条大腿的中间有一阵灼痛感,她“啊”的叫了一声,本能地将
双腿分开,然后又感觉不对,一下子又合上了,但刚合上那阵灼痛感又出现了,
她又马上再分开。

  “看是你的腿紧还是我的火热。”那个男人淫笑对张静华说。

  如此了一段时间以后,张静华终于屈服了,她无奈地张开双腿,虽然她的眼
睛看不见,但能感觉到那几双野兽一般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最宝贵的地方。不知为
什幺,有一个人用棉花将她的耳朵也堵了起来,张静华这一会对外界的感觉就一
点也没有了。

  正当她惶恐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湿软的东西轻轻地接触到她的阴部,胸部的
两个乳房也被人使劲的揉捏。突如其来的刺激使她又一次夹紧了双腿,但却不能
合上,因为两腿之间多了一个脑袋。张静华明白了,是有人正用舌头舔自己的阴
蒂。

  她偷看过派出所缴获的黄色录像带和色情书,上面都有有关这方面的内容,
她当时还感到恶心,但也知道这样会让女人产生性欲,今天这些歹徒用这些卑鄙
的手段来对付她,想让她在被强奸时来配合他们。张静华提醒着自己一定要保持
清醒,虽然肯定会保不住贞洁,但也不能让歹徒全都如意,一想起自己还是一个
警察,她有一种委屈想哭的感觉。

  很快张静华就感到自己有多幺的错误了,下体的刺激感觉一阵强似一阵地传
递到她的大脑,胸部的两个乳头也被两个人同时地用舌头刺激着,她一开始集中
精力抑制着从下体传来的反应,但胸部的刺激却一下子冲破了她的防线,由于耳
目都被封,她对外界的感应就剩下触觉,所以身体对刺激非常敏感。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张静华抵抗的情绪已经时有时无,她自己都能感
觉到从阴道里流出来的爱液已经把整个臀部都润湿了。她不自觉地张开双腿,下
体耸动着配合着男人的动作,身体滚烫,樱唇微张,沉重地呼吸着空气。

  突然,她感觉到舌头离开了自己的阴部,而有一个坚硬的棍状物顶到了阴户
门口,正慢慢地向里挺进。由于已经充份润滑,一开始张静华并没有感到疼痛,
何况还有一只手继续在刚才舌头舔拭的地方继续摩擦着,但随着那个肉棍猛地向
里一顶,张静华只感到一股撕裂般的感觉直冲上来,她大叫一声,扭动身体想把
那个肉棍抽离身体,但一切努力都白费了,那个东西依然牢牢地放在里边,张静
华知道自己的贞操已经被歹徒夺取了,不由得哭了出来。

  夺取她贞操的歹徒好像并不急于过瘾,而是非要让她有了欲望后才肯继续,
他把阴茎放在张静华的阴道里不动,一边继续用手轻轻抚摩着张静华的阴蒂。很
快,张静华就又一次屈服在自己的性欲之中,她感到自己的阴户中有一种说不出
来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把里边的肌肉绷紧以夹住让她感到又涨又热的肉棒,同时
还不断耸动着让它在里面能进得更深一些。

  突然那个人开始抽动起来,力量大得让张静华“啊”的一声叫出声来,每一
次抽插都让她产生淫荡的呻吟从嘴里吐出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静华一直都处于亢奋之中,她口中的呻吟已经变成了
“嗷……嗷……”的喊叫,这时候有人把塞在她耳朵里的棉花给取了出来,张静
华突然听到自己这幺淫荡的声音,被吓了一跳,这时她的鼻子又被人堵住了,为
了呼吸,她只好张大了嘴。

  还没从亢奋中清醒过来的张静华,头被人扳向一边,嘴里猛然被插进一支阴
茎,张静华本能地一咬,却传来钱政惊恐的声音:“别,别,是我。”张静华一
下子停住了,她只想用舌头把它推出去,但柔软的舌头显然不能达到目的,倒好
像是在舔钱政的龟头。

  钱政也忍耐不住了,把阴茎在张静华的口中轻轻地抽动,张静华没用多长时
间又恢复到亢奋当中,对嘴里的异物也不再反感,而是任由它在其中抽插,只是
原来亢奋的叫声变成了沉闷的“呜、呜”声。

  看到张静华的反应,歹徒们将钱政推倒一边,把自己的阴茎抽出来换到张静
华的口中,张静华虽然感到大小有一些变化,但意识已经不清醒,还和原来一样
费力地用舌头舔着。很快这个男人就支持不住将精液泄到张静华的口中,张静华
感到又腥又粘,她想吐出来,嘴却被阴茎封着,便随着呼吸把它都咽了下去。

  张静华自己也很快的到了高潮,她的身体剧烈地抽搐,口中含着换过一个人
的阴茎“呜、呜”地叫喊着,她感到下身的男人也加快了抽送节奏,将一股热流
喷到她的身体深处。

  高潮过后的张静华浑身是汗地瘫在木架上,脑中突然显出“我还是一个警察
吗?”的反应。但随着另外又一个人进入她的体内,这个意识很快就在亢奋中消
失了。

               【全文完】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xiaoyuan/6650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免费10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