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灰色天堂

Contents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Contents

  夜晚,A市繁华的红灯区街头。五彩的霓虹灯照亮了街道,大大小小的酒店招牌林立,街道两侧是一家挨一家的各种金碧辉煌的公关酒店和夜总会,泊车位停满了车,很多面容姣好美豔性感的女郎站在店门口用超嗲的声音招揽着顾客,当然还有英俊的男公关们在街上兜搭着女客,整条街上喧哗吵闹人头攒动。

  在靠街道左侧的一个护栏边靠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女郎,她染着金发,带着一幅蓝色的眼镜,长相相当秀美。她穿着一身空姐的套装,深蓝色的套裙下是一双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和高跟鞋。她的附近还不时的有个女孩在转悠,帮她打发走那些前来搭讪的男人。

  空姐的目光中略带着急躁,漫无目标的扫视着周围的人群,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突然,街道斜对面的女孩对着她打了个手势,只见一伙男人有说有笑的从一家店里出来,其中几个上了一辆别克商务。车朝这边驶来,空姐赶紧站到了一个显眼的位置,暗中祈祷一定要注意到她。

  车从她面前驶过,她急得一跺脚。但是很快却又停下了,倒回来车窗摇下,一个男人探出头来打量了她几眼,嘴角露出一丝淫笑,说道:“小姐,等人吗?”

  “不是……”女人的声线稍微有些粗,但是显出一种别样的性感。

  “哦,这样啊。那不如和我们一起去玩吧,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车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三个男人。

  “你有钱吗?”

  这样一说男人明白了,原来是个鸡。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很少见到穿着空姐制服的女人。不知道是真的空姐出来赚外快还是制服诱惑,总之他对制服有着特殊的嗜好,他很想上这个女人。

  “你说吧,多少钱?”

  “你们这幺多人,我可不要……”女人又退了回去。

  “他们只是我的伙计,别害怕,我们都是正经人,要玩只是我和你啦。”

  “那……500 块……”空姐犹犹豫豫。

  男人很爽快地拿出6 张百元钞递给她,“看你这幺年轻,怎幺出来站街?你到夜总会里去做的话一定红,怎幺样,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啊。”

  女人上了他的车,“到我那儿去吧,你们这幺多人……”

  “好,去你那儿就去你那儿,你家怎幺走?”男人答应得很爽快,看起来他是真的相中这个女人了。他身后的一个男人低声提醒了他一句,他不耐烦的说没事儿。

  “我住红旗村……”女人的的声音比较低。男人的手一边开车,一边摸着她丝袜包裹的大腿,手还想往她的裙子里钻,但是女人拚命夹住了腿,手死死按着裙子,男人始终没摸进去。但是这更激起了男人的性慾,如果不是后面有人,他就想在这车上先和这个美女干一炮。

  红旗村在郊区靠近高速路口,这是一片城乡结合部,地处高新开发区,工厂科技园到处都是,附近是村民们自己盖的三四层的小炮楼专供出租,很多外地打工的人都住在这儿,其中不乏操持着皮肉生意的女人。

  到了地方。车停在路边,留一个人看车,其余两人跟着男人还有空姐下车了。

  他们拐进了一处门洞,空姐打扮的女人和男人一起上了三楼。在一处门前女人拿出钥匙开门,男人在后面淫笑着摸着她的屁股,女人略显慌张的打开了门,闪身钻了进去。

  还害羞呢,装什幺良家妇女,不过这样才够味。男人让两个手下在楼下等他,笑着跟着进了屋,只见屋里的摆设很简单,就是一张双人床,桌子凳子,一个很旧的沙发,头顶上一盏小灯泡发着昏黄的光线,床头柜上摆着些洗涑用品。他有些奇怪,没见到行李之类的东西,不像有人住了很久的样子。

  “你在这儿住了多长时间了?”男人问道,手伸进了兜里。

  “还不到一星期,我刚来A 市没多久。”女人给他到了杯水,男人得手从兜里伸了出来,一个弱女子有什幺好怕的,何况还有他的两个保镖,那两人都是练过的,真出了情况十个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不过男人没喝她倒的水,只是凑过来说道:“别耽误工夫了,我的伙计还在下面等着呢,我不能在外面过夜,咱们快点开始吧。”说着伸手就往她的裙子里摸。

  女人夹紧了腿坐在床上任他摸,只是不让他接触最核心的区域。同时开始解他的衣服扣,男人显得很兴奋,裤子已经支起了帐篷。他任女人脱掉他的外套,同时拉开拉链,掏出硬挺的阴茎,低声喘息着说:“给我口一管儿,快点,我给你加钱,你这个淫蕩的色空姐结婚了没?”

  “你洗过没,快去洗洗去。”女人一皱眉,躲开了脸,同时开始往后退。

  “靠,你这个卖逼的小淫妇还装什幺卫生?我就是要你舔乾净,快点,待会儿我还要射到你的嘴里让你吃下去,我最喜欢看女人吃我的精液。”说着他抓住女人的头髮就往自己胯下拉。

  结果大出他意料之外,这一拉把女人的满头金发拉掉了,假髮下面是一头黑色的短髮。

  男人当场就懵了,愣了一秒之后刚要喊,这个假空姐突然好像豹子一样扑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使劲一拧,一记很娴熟的擒拿背摔动作将他脸朝下死死的压在了床上,同时拚命按着他的头。男人瘦弱的身躯拚命挣扎,脚乱蹬地板,想大声喊嘴却被压在床上喊不出大声音,床被摇晃的乱响。

  假扮空姐的男人死命压着他,好在他的力气比目标大,终于没有让他挣脱。

  这时从门外面迅速进来一个年轻女孩,手里拿着一条毛巾,正拿着个玻璃瓶往毛巾上倒着什幺液体。假空姐焦急的低吼:“快快,快点!”女孩迅速盖好瓶盖,上来拿着毛巾就往被压着的男人的脸上捂。

  男人的脸被压得紧贴着床,女孩的手和毛巾根本塞不进去,满屋子都是芳香的气味。假空姐稍微放鬆压力,抓着男人的头髮把他的脸拉起,男人用最大的力气刚喊了一声就被毛巾堵住了嘴脸,他左右挣扎,但是没一会儿身体就软了下来,哥罗芬的麻醉效力还是很强的,他昏睡了过去。

  “快点……”女孩拿出一幅手铐把男人铐上,假空姐迅速扛起昏睡的男人来到外面走廊。刚才男人那一声嘶喊很可能已经惊动了他的保镖,果然男人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两人的精神顿时绷紧了,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顶棚的铁门,拖着男人沈重的身体来到了楼顶。

  两个保镖在下面确实听到了一声,但是并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发出的,也不知道出了什幺事。一个人就不停的给男人打手机,见没动静其中一人上来看看怎幺回事。

  等到了屋里一看顿时傻了眼,人怎幺没了?再看男人的衣服在地上扔着,兜里的报警器还在。他大喊了几声男人的名字,外面楼道里没人回答。他拿起响个不停的手机接通了大声喊:“快上来,出事了。

  这一层住的还有别的住户,一听外面吵闹立刻出来看热闹。两名保镖见人没了一个人立刻开始强行闯入其它的各屋搜查,另一个见通向楼顶的顶棚门虚掩着,三步并作两步便冲了上去。

  这种村民自己盖的小楼都是平顶而且和邻居的连成一片,空间很大,上面有不少乱搭乱建的违章小棚子。现在是晚上,天色黑暗,但是藉着附近灯光的映照这里还能看个大概。保镖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就往前搜索,没走两步就觉着旁边的一处墙角人影一闪,接着呼的一阵风声,他下意识的用胳膊一挡,木棍咔嚓一声在他的手臂上断成了两截。

  他是练散打的出身,这一下对他的伤害并不特别厉害。他大吼一声往后一退,接着就是一记侧踢。

  谁想到那人影动作也相当敏捷,一转身灵活躲过他这一击,抢入他怀里先是一手刀劈向他的脖子,被他挡住后顺势又一肘猛击他的下巴,动作又狠又快。

  但是对他这个实战经验很丰富的前职业散打运动员来说这种攻击还是可以应付有余的。他的身形也快速一闪,立刻用手抓住了偷袭者的手腕,他这才看清楚原来这个人就是那名“空姐”,只不过头髮没了。

  他两个手腕一错一拧使了招擒拿,将假空姐的胳膊拧到了背后。但是没想到这个人妖也相当老练,在他动作的同时身子也跟着转动拧腰,成功的化解了他这招。同时腰一低反而抵住了他的腹部,好像一头公牛一样把他顶的退出去了能有好几米才煞住势子。

  保镖用力猛顶住他,连续几肘砸在他背上,同时马步一扎双臂一叫力将这个假女人狠狠地举了起来,重重摔倒在地上,这楼顶都是水泥地面,这一下把这个“空姐”摔得不轻,刚刚费力的爬起来又当胸挨了一脚,给踹的倒退出去好几米远,重重摔倒在房顶上的一堆杂物中。

  假空姐挣扎着爬起来,呼呼喘气,听声音明显是个男人。高跟鞋已经没了,偏偏还穿着超短裙和丝袜,就那幺站在地上。

  “你把人藏到哪儿了?”保镖冷笑着走过去,这人确实练过,功夫底子不错,但是跟他这个前散打冠军相比还得再练几年。假空姐一言不发,等他接近之后突然身形一旋飞起一记旋风脚狠踢他的脖子,速度气势比刚才猛得多。保镖用手一挡却挡了个空,只觉得面前一阵风颳过。他心里一惊同时腹部的肌肉条件反射似的绷紧了,果然接着就重重挨了一下,力量很重,踢得他一个趔趄往后倒退了六七步。

  假空姐一看顿时心里发凉,这连环腿是他的绝招。集中全部力量的一击,满以为可以把他踢倒,没想到对方只是后退了几步,他知道这家伙肯定是高手,但是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他乘势窜过去双臂抡开了就是一连串的组合拳,疯狂的砸了过去。

  但是没打几下胳膊就又被对手抓住,接着近距离呼的一拳就过来了。假空姐低头一躲,这一下砸在了砖墙上,一块砖碎裂,墙面陷了进去。接着脚下一绊,身体再度腾空而起,又重重的摔在水泥地面上。

  保镖的拳头上闪着金属的光泽,原来上面带着铁莲花,难怪能把砖墙打碎。

  假空姐从地上爬起,惊恐的看着保镖那强壮的身影一步步向自己逼近,这个人太能打了,自己的招数虽然有机会击中他,但是几乎起不了多大作用。自己打人家十下还顶不住人家打自己一下,为了装女人身上也没带什幺武器,这下可惨了。

  他下意识的后退,胳膊碰到了楼顶边缘的护墙,手腕上一块硬硬的东西让他心里一动。

  三层的那个人在众人的屋里胡乱搜查。引起了众人的不满,几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几乎和他打了起来。他也是武校里练出来的职业黑社会,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抽出摺叠警棍打趴下一个,然后兇眼一瞪再没人敢吭声了。

  他也隐约听到了楼顶的动静,赶紧往上走,刚等上去就看见诡异的一幕:他的搭档腿一软倒在了地上,那个穿着空姐制服的假女人靠着护墙站着。

  “老大!你他妈的!”他又惊又怒上去查看他老大的情况,只见他已经昏了过去。他一抬头就準备抓这个人妖,但是更让他吃惊的一幕出现了:这个人妖竟然一纵身从三楼上跳了下去,这里离地大概六七米高,没想到她真敢往下跳。

  原来这假空姐也是给逼急了,知道跑是跑不了看下面胡同里停着有辆金盃,直接就往下跳,中间让电线挂了一下,哐噹一声落在车顶上,将车顶砸得凹下去了一小块,然后自车顶滚落,停了大概六七秒才才呲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光着脚顺着胡同往外狂奔。

  他急忙给外边的那个人打电话,同时快速下楼追击。

  假空姐一口气往前跑了能有五六十米,拐过一个街角路边停着一辆全顺。他拉开后厢门扑了进去。关门的同时大喊:“快开车!快快快!”

  坐在驾驶座的女孩立刻发动车子,全顺按着喇叭一路冲出了胡同。

  “你没事吧?”马路上女孩一边开着车一边问。

  “我操,没想到这小子的跟班这幺能打,我差点就交待了。”假女人揉着肩膀胳膊,喘着粗气。他摸了摸左腕上的那块银色百年灵,好在千钧一髮的关头这张王牌发挥了作用,否则这次真的是不堪设想。

  “还没到高速口?”全顺顺着开发区的公路狂飙,假空姐急促的问道。

  “后面!后面有车追咱们!”女孩紧张的声音都有点变调了。

  假空姐往后面一看,只见后面二十几米处那辆别克商务紧追不捨,还有一辆本田雅阁也在追击的行列。他的心沈了下来,只有上了高速才是真正的安全区,但是这两辆车追得这幺紧他们根本不可能有时间通过高速口。

  “怎幺办!?”女孩已经惊恐的慌神了,显然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距离高速口不远了,她甩不掉这辆别克。

  这里是人家的地头,时间耽搁久了对方的人马只会越聚越多,现在事情已经彻底搞砸了,其它的已经顾不上了还是保命要紧。他当机立断打开了后厢门,拖过昏迷不醒的男人把他推到了车外面。男人一声不吭的滚落在公路上,后面响起了刺耳的急剎车的声音。

  趁此机会全顺拉开了和追兵的距离,一路狂飈的闯了四五个红灯,然后到了高速路口。心急火燎的拿了卡,顺利的沖上了高速,后面的追兵并没有追赶过来,两人鬆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女孩显得惊魂未定。

  “你好好专心开车!”假空姐大声对她喊了一句,同时不断地观察后面的情况。

  “他们知不知道咱们是谁?”女孩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些,说话的口气也平稳了很多。

  “应该能猜出来咱们是谁派来的,但是具体咱们是谁他们不会知道,你放心好了。到了B 市之后不走高速,给车加满油咱们从底下开一段,然后再上高速,中间不要停留。”

  “他们会不会从这车查到咱们?”

  “查不着,老阎他们有办法把这车给处理好。”

  “那这次是拿不着钱了吧?”

  “你还惦记钱呢?咱们这回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我早说过这个活儿不能接嘛,这回算上车钱油钱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费用全都得咱们自己垫上了,这回真的是赔定了。”

  “我哪想到这幺困难呢?我还以为和以前一样呢。”

  “你才干多长时间,我干这一行这幺久了,凡是牵扯到黑社会的绝对不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见过有同行被人给打死扔到医院门口的,咱们这回能逃出来绝对是幸运。赏金猎人可不是那幺好当的,不是小说里无所不能神通广大什幺任务都能搞定的,有些事根本碰都不能碰。我干这一行干了这幺久今天也是头一次碰上这幺危险的情况。”

  “靠!你现在说得到好听,原来你不也是同意的吗!?而且这招数不还是你想出来的。”

  “我那是……反正也都答应人家了,答应了就全力以赴的去做到最好,这有什幺不对?这和工作该不该接不是一码事。”假空姐开始抹擦脸上的化妆,同时开始换衣服,把那一身女人的行头脱下来,换了一身男装。

  “那……我也是想老是做那种没意思的小工作什幺时候才能混出名堂来,这回咱们要是弄成了一下儿就能挣20万呢!咱们就再也不用瞅着老阎那帮人的脸色了。”

  “你想得还挺轻鬆,有工作让你做就不错了,还嫌这嫌那的。报酬越高代表难度越高,没那个水平就别揽那个活。”

  “什幺,咱们这次还不是差一点就成功了,他躲的这幺远不是照样让咱们给找到了。”

  “能找着他带不回来又有什幺用,那和无用功一样。”

  “咱们不是差点就得手了,要不是你非要把他的头抓起来,他怎幺可能叫的出声。”

  “靠!要不是你笨手笨脚的半天还弄不晕他我至于吗?你瞧你把那屋里弄得那味儿,过一会儿连我也要给薰翻了!”

  “什幺,你还真不要脸,倒打一耙是不是?!”

  “究竟是谁倒打一耙!?”

  在无休止的争辩中,车到B 市下了高速,找了个加油站加满了油,然后在城里绕了一圈,在另一个高速口上了路,沿着高速消失在夜幕之中……我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六点。

  我迷迷糊糊的记得我和王豔是在昨天中午快11点回到的住处。车子交给了老阎他们后我们实在难忍疲惫回到家没吃饭没洗澡倒头就睡,这几天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虽然工作失败了,但是至少活着回来了。

  我迷迷瞪瞪得又闭上眼睛,但是肚子饿得难受。同时身上到处都是疼痛的感觉,躺了一会之后终于再也睡不着了,睁开眼大声叫了一声:“王豔!”

  屋里没人回答,这贱人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呲牙咧嘴的从床上下来,那天受得伤此刻让我动一下都比较困难,肌肉鬆弛下来后遍体生疼。我脱掉衣服,对着镜子一照,全身上下儘是大块红肿淤伤。也难怪,那天被结结实实的在水泥地上摔了好几下,没把我骨头摔断就算幸运了。

  我好像个机器人一样,僵硬着身体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床头柜处挪动,现在那些地方都疼得厉害,稍一动就让我头上冒冷汗。花了大概两分钟的时间我勉强蠕动到了地方,从柜子里拿出一瓶药酒,想擦却连胳膊抬着都困难。

  门开了,王豔从外面提着一大包东西回来了,看见我的样子禁不住笑了起来。

  “你干嘛呢,光这个身子,练健美哪?”

  “我练你!你没看见我在这儿擦药酒呢,还不赶紧过来帮忙,你还笑。我这都是为了掩护你负的伤,你跑哪儿去了你?”我没好气儿的问道。

  “我出去吃饭了,我还给你带了饭回来,不知道感谢就知道乱吼……”王豔嘟囔着过来,接过药酒,倒了一点在手心,就往我背上乱擦。

  “我靠!啊啊啊啊——!!你倒是轻点儿啊!”我疼得乱扭,“好了好了姑奶奶,你是功臣行了吧,我谢谢你老人家给我带饭了,您就给我好好擦吧……”

  我无奈的选择忍受,王豔抿着嘴笑着轻轻的在我的淤伤处擦上药酒。擦完了我让她扶着来到外屋开始吃饭。

  实在是太饿了,三个肉加馍一碗牛肉麵不到五分钟时间就被我连吃带喝的完全塞下了肚,正当我打着饱嗝拿着牙籤剔牙的时候,手机响了。

  “喂,欧阳,好点儿了没?现在干嘛呢?”是老阎的声音。

  “好个屁,现在我浑身是伤,现在在家歇着呢!”我听到这个娘们的声音就想强姦她,这个女人好像旧社会的地主,而我们这样的人就像是她隽养的长工,几乎是变着法儿的剥削我们,但是我们却无法脱离她的控制。

  她以前是个公务员,据说还是市工商局里面的一个正处级的干部,后来听说和他们局长的不正当男女关係曝光,她丈夫和她离了婚,她自己无法在公家部门待下去才出来自己做生意。但是这个女人很有些手段,头脑精明,而且在官面儿上认识的人很多,不几年生意竟给她做的大了,后来自己开了好几个饭店酒店,还有一间商务调查公司。

  商务调查公司说白了就是私人侦探,虽然私人侦探不给发营业执照,但是全国各大城市还是有不少挂羊头卖狗肉的组织。而且她这个公司还放高利贷私人保释金的业务,凡是据说没办法用法律手段正当解决的她这儿都管给办。

  现在我和搭档王豔一起挂靠在老阎的公司下面,赚钱的大生意都是她自己做了,就是小活她也是从别处接过来再转包给我们,除了赚差价之外还要再分一笔。

  像我们这样的人很多,我们就像她牵在手里的木偶,任她操纵。毕竟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工作机会实在难找,私人侦探这种事情不像其它的行当,牵扯到别人的隐私,我们自己没什幺名气很难接来活儿,因为没人相信我们,我们只能像乞丐一样张嘴接着老阎手指缝里漏下来的那点残羹剩饭。

  “那好,车已经处理好了,你什幺时候好了到我这儿来拿账单。”这女人就像冷酷无情的吸血鬼,开门见山的就说钱的事儿。

  “喂,这个钱也要我们出幺?”

  “你不出难道我来出啊?你要是不怕那边的黑社会来找你的话我倒是无所谓。”

  “这钱难道不给报啊?”

  “笑话,事儿没弄成自然是不报销。”

  “行行行!我这伤没个十天半个月好不了,你等着吧!”我没好气儿的挂了电话,慢慢回到卧室,重新躺回床上。

  我得伤大概要等一个星期,也就是说一个星期不能工作。现在遍地都是下岗的人,甚至有刚毕业的大学生直接跑到公司做兼职找工作的,业务员多如牛毛,一个单子很多人抢着做,虽然像我这样的有专业经验的人不多,但是那些人很能吃苦,而且人多,对我的工作造成很大影响,现在最轻鬆利润最大的婚外情调查这样的活已经很难接到了,而且其他类型的工作都受到冲击,能守住的只有法律谘询、赏金猎人之类的专业工作,但是风险机率太高。

  我这个人看电影喜欢看动作片,玩游戏也喜欢玩动作游戏,但是现实生活中我并不是武斗派,相反如果有可能我会儘量避免暴力场面的发生。现在是什幺社会,靠拳头吃饭的人不会有好下场。尤其是我现在干的工作的性质,再加上我也不是很能打,一旦捲入暴力事件很可能危及我的生命。当警察时唯一一次主动对别人动私刑结果改变了我的生活,现在当民事调查员快三年了只打过三次架,最近的一次还差点让我把小命扔在外地。

  躺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一看号码就一皱眉,是个四张多的中年女人的电话。

  现在公司的竞争太激烈,活不好接,当然不能指着这一棵树吊死,我身上有好几个兼职,这个属于不可告人的那种。

  “喂,张姐,什幺事啊?”虽然心里厌烦,但是不能不接,这些人是我的衣食父母,等闲得罪不起。

  “欧阳,这几天干什幺去了,怎幺不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把你姐姐我给忘了!?”

  电话那边的口气相当盛气淩人,就像上司在训斥下属一样。

  “没有没有,怎幺会呢?我这两天去了趟外地,这不是刚回来吗?”我的语气好像一只哈巴狗。

  “那好吧,我们明天要开个派对,还在老地方,你準时过来吧。”这女人说话的口吻就像是在下命令,颐指气使不容置疑。

  “我明天可能过不去,我出了点事儿,现在弄得一身伤,在家里躺着呢。”

  “什幺,怎幺回事?”

  “我……我跟别人打架了。”

  “打架?你还会和别人打架?我不信,你别是找藉口敷衍我们吧,你要是不想来就算了,这年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大活人有的是。”

  “不是不是,我真的现在浑身是伤,你不信就过来看看。”

  “你真和别人打架了?”

  “是啊!”

  “……那我不管,反正你明天看着办,我告诉你我是看得起你才要你来得。

  比你英俊的人多的是,这钱你要不要挣你自己看着办。“女人挂了电话,我苦笑着把手机扔到一边,这年头真的是变了,不止男人嫖女人,女人有了钱一样可以嫖男人。就姓张的女人这种货色搁到以前我根本不会搭理她,没想到现在变成了我求着她要人家来上我。

  我想我以前得意的时候肯定不会想到我会混得这幺惨。

  我以前曾是一名警察。

  当然我绝不能算是一个好警察,因为我工作的主要精力放在贪汙受贿以权谋私之类的事上了。但是讽刺的是干了那幺多缺德事都没事,偏偏干了警察生涯里唯一的一件自认为的好事时出了问题,我出于义愤把一个强姦幼女的变态强姦犯的嫌疑人打残废了,结果工作没了自己还进了监狱。

  在以前的同事帮助下我只被判了两年,出狱后我妻子和我离婚了。我知道她在这两年身边又有了男人,但是我在离婚协议上籤了字,她是个好女人,和我这样的人过不到一块,况且我背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xiaoyuan/755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