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35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平静的湖水像是被投入一颗石子,荡起无数涟漪。

  这个比喻很适合现在的吴雪。

  自从吴雪听到『让座』后,她就一直在…努力…站起来!

  是的,努力!

  可是阴阳居士的一双手非常熟练的在吴雪身上游走,使她好像有些力不从心。

  又似乎一个简单的起身,对现在的吴雪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呼……呼……」

  吴雪脸色红润,在努力下,娇躯终于开始拔高…

  此时,阴阳居士已经把吴雪的包臀短裙撩了起来,用手抚摸着吴雪的神秘之
处,尽情享受着那种滑腻的手感。

  吴雪的娇躯,好似酥软了,她浑身如同遭受电击般轻颤,脸色烫红,喘息。

  陆贞很诧异,心想怎么从座椅上起身弄的跟上刀山下火海困难重重似的,她
忍不住,瞅了一眼。

  只一眼。

  陆贞脸色是,唰的就变得一片苍白,眼神中都满的惊慌难以置信之色。

  阴阳居士撩起短裙的吴雪,双腿之间,一根足足有四五公分粗,浑身有着黑
纹的巨型阳根,正盘踞在她臀下的座椅上。

  座椅经过不知道多久的侵湿,液体汇聚一团。

  陆贞清楚的看到那阳根直插在吴雪的私密的小穴里。

  「嘶嘶……」

  正在费力起身的吴雪私密处发出淫糜的摩擦声,小穴吞吐着巨型阳根,从她
双腿的缝隙中,如同一条黑纹蟒蛇,还挂着粘稠稠的液体,仿佛从体内钻了出来。

  陆贞呼吸一滞,全身不由紧绷。

  「啊」

  当巨型阳根脱离她的下体,吴雪得到解脱似的呻吟一声,却见背后阴阳居士
的手伸过来,解她的裙带。

  吴雪不敢抗拒,更不敢反抗,眼睁睁看着阴阳居士将自己香肩的吊带拉下,
那雪白高耸的一对儿乳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吴雪本来就只穿了这么一件薄如蝉翼的吊带裙,现在褪去那层薄纱,被阴阳
居士的手覆盖在她乳房之上,肆意揉捏。

  刚刚站起来的吴雪,那里受得了,娇躯摇摇欲坠,座椅上的巨型阳根摇头晃
脑,碰触她下坠的私密处。

  「不要……」吴雪的声音虚弱的好似蚊鸣,哀鸣一声,避免阳根的骚扰,身
体半依偎着阴阳居士身上。

  阴阳居士喘着粗气,他歪着头对陆贞开口,「喋喋,坐。」

  坐!

  这一刻。

  陆贞终于知道了。

  为什么阴阳居士会让吴雪给她让座、

  为什么吴雪会有解脱一般的表情。

  为什么她总觉得阴阳居士话里有话。

  又为什么她总有不祥的预感。

  虽然经历的折磨伤害一重又一重…………

  可是,听到一个『坐』,陆贞脑袋嗡的一声,然后就是一阵缺氧,俏脸变得
煞白。

  「天……这……?」

  陆贞指着座椅上那还带着粘稠斑斓液体、昂长的阳根嘴里嗫嚅说不出话来。

  「喋喋——」

  永恒间。

  在这欧式风格的餐桌,阴阳居士推开吴雪,他度着八字步,仿佛是一个局外
人,没有搭理陆贞,更没有催促她。

  踏踏踏——

  一时间永恒间,唯有阴阳居士的脚步声,清晰响亮,每一步像是敲打在陆贞
心坎上。

  若有若无,他的脚步向着沈冰冰的方位走去。

  仅仅几步之遥,陆贞眼中充满复杂的情绪,赤裸的酮体,亦在颤抖,饱满的
胸脯,亦在起伏…

  柔软的小手,握起复又松弛,内心好像在做痛苦煎熬的挣扎,犹豫不决一般。

  踏!

  在沈冰冰身后,脚步骤停。

  陆贞的心如那脚步,骤停。

  陆贞明白这是用她的女儿威胁她。

  她的眼一闭,两股清泪无声下来。

  无语的压迫比有声的强迫更加让人受不了。

  陆贞知道今天自己是避免不了噩运的降临,她赤裸的身躯摇摇晃晃,内心还
在作最后的挣扎。

  却见阴阳居士突然把手搭在沈冰冰的香肩上,那张老脸贴在她耳边厮磨,尖
锐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喋,好香啊!「

  突然肩膀上搭了两只手,沈冰冰吓了一跳,娇躯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

  她的脸上由于带着眼罩看不到具体表情,但是好看的柳叶眉却纠结在一起,
嘴唇微抿,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不过她的娇躯依旧坐在椅子上,姿势端正,安然不动。

  亲情总是会让人不得不选择妥协和逆来顺受。

  陆贞心就是一颤,本来想最后的挣扎化作脚步艰难的向前迈去。

  餐桌前,陆贞看向对面端坐的沈冰冰,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

  有慈也有悲,有羞也有泪。

  她的座椅上是否也有?

  可思想还是在否决,不愿去想她的座椅下是否跟这张座椅一样。

  带着眼罩和耳机的沈冰冰,却怎么也不会想到母女俩会如此面对面坐在一起
吧。

  反之,陆贞也怎么不会想到,她会跟女儿如此对面…

  泪无声、

  在阴阳居士逼迫下,陆贞不自觉伸出右手,手掌碰触座椅下的阳根。

  紧接着她身体颤抖的厉害,手更是抖动不已。

  好粗…她的手都有些握不住的错觉。

  手的接触神经传达到脑海,阳根的粗大坚挺,陆贞大腿不由的分开,臀部轻
轻耸动。

  阴阳居士眼睛好似发出绿油油的光芒,一瞬不瞬紧紧盯着陆贞的私密处。

  她的私密处,一缕乌黑毛发像是经过修剪一样,显得格外工整。

  下面的沟渠,大阴唇带着暗红皱褶,显示已为人妇的标志,没有少女那般鲜
艳。

  可在阴阳居士眼中,少女是远远没有陆贞吸引的。

  「呃……」

  陆贞手颤抖着,阳根碰触她的大腿根,碰触到了穴口。

  「啊!」

  陆贞不自然的咬着嘴唇惊呼一声。

  她努力控制住颤抖的身躯,将阳根抵在自己的私密处,挺动臀部试图把阳根
送入自己的体内。

  「呃,呃。」

  阳根太粗了,根本就进不去。

  「喋。」阴阳居士手作势要撩起沈冰冰的短裙。

  无形的威胁,陆贞面带祈求。

  「不要,不要这样对她,我再试试…」

  陆贞看到对面阴阳居士的举动,她急乱的试图将阳根插入自己的小穴中。

  大阴唇被抵开,阳根头进入一半,然后再也进不去了,仿佛被卡主似的。

  痛…无形的蔓延开来,她的身躯都布满一层细密的汗珠,她嘟囔着解释着,
「太大了,进不去…呃。」

  「喋喋,吴雪过去帮帮她。」

  「是。」

  听到阴阳居士的吩咐,吴雪向前,身子蹲下,十指纤纤的手握住座椅上的阳
根,摩擦陆贞的私密处。

  吴雪的手十分娴熟,一触即离,一离即触,陆贞感觉好像在挑逗似的。

  她的体征开始缓慢的发生变化,心理也渐渐舒缓下来,脸色也显得不那么紧
张慌乱了。

  倏然,她感到下体一凉,阳根头部被吴雪仿若塞了进去。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了充实的膨胀,尤其是,又是那般的庞大坚硬,带给她火
辣辣的痛,

  这个时候陆贞思维才开始反应过来,她的大腿不由颤抖起来,根本无法承受
体内的痛楚,无形的下沉。

  不由自主的,阳根也跟着她的下沉而缓缓进入她的小穴膣道……

  「啊……呃,不…不不……」

  陆贞痛苦出声,嘴里吐出含糊不清的话语。

  啪!

  几乎同时,座椅正中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最终她雪白的肥臀与座
椅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呃!」

  陆贞没想到身体会突然间会落下去,导致她体会到什么是又粗又长又大又硬。

  其实她失算了,就算一个正常的人蹲位达到一个『』度『』也会一屁股坐下
去,更别论陆贞中间还有一根巨型阳根了。

  「呃呃呃!」

  痛苦的呻吟在永恒间蔓延。

  阳根在膣道直抵子宫花蕾,火辣辣的疼痛带给她无比的窒息感。

  她受不了了,陆贞手抵着座椅试图站起来。

  「呼……」

  阳根在她的挺立下,显出粗拙的轮廓,而她好似减少一丝痛楚。

  当她还想继续抬高…

  两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用力压住、

  阴阳居士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身前。

  陆贞身躯一僵。

  下一刻,她再也坚持不住。

  「不…不要……呃!」

  啪!

  陆贞的话语还没有说完,雪白的肥臀又一次跟座椅贴在一起。

  阳根穿梭,直抵花蕾。

  陆贞猛的抬起头颅直视前方,挺着饱满的胸脯,后背同样挺得笔直。

  乍一看,她现在的坐姿跟先前的吴雪几乎一模一样。

  这一刻。

  陆贞终于知道为什么沈冰冰和吴雪的坐姿,正襟危坐、一丝不苟了。

  原来唯有这样,才能使阳根在体内轻松一些。

  「喋喋,严实无缝,无迹可寻,太完美了!」阴阳居士探视她的下体,根本
看不到阳根的一丝痕迹,赞叹道。

  陆贞虽然经历多了羞耻,但是听到这些话语,不觉还是羞的脸色通红。

  可她的身躯,却是依然保持昂首挺胸抬头,姿态给人一副端庄秀丽,淑女形
象。

  而体内,火辣辣的痛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那久违的充实,不是,是从来
没体验过的感觉。

  陆贞渐渐的只觉只要自己保持这个姿态,座椅下的阳根对自己造不成伤害,
至多影响她而已,这让她微微松了一口气。

     ***    ***    ***    ***

  昂头挺胸,正襟危坐。

  只是好像只有自己浑身赤裸,虽然其他人衣着暴露,但至少可以遮体。

  而自己呢,陆贞有些麻木了。

  恍然间有人给她盛饭,她机械的接过,麻木的吞咽着,根本没有吃出什么味
来。

  好在饥饿感消失,她恢复精气神,呆滞的神情才变得生动起来。

  「喋,有些乏了,剩下的事交给你们了。」

  阴阳居士话毕,然后招招手,搂着郭丽丽,苗风儿,走出永恒间。

  看到阴阳居士走了,陆贞松了一口气。

  「好了,开始吧。」

  突然听到那个叫狐姑的人莫名的说了一句话,就看到狐姑来到她的面前,打
量她的大腿间。

  「嗯,基本跟身体吻合。」

  狐姑说的话,陆贞根本听不懂。

  就见狐姑手中拿着一根银白色皮带往她腰肢上缠绕。

  「你要做什么?」

  陆贞心中泛起不祥的预感,她企图阻扰。

  可是狐姑总是能灵巧的避之,反而身上多了几根丝线和一个类似腰带的牵绊。

  丝线滑过她两侧的盆腔,与腰间的带扣相连……

  紧接着她感到,丝线在无形的收紧,腰肢上的皮带出现紧绷感。

  终于,陆贞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她剧烈挣扎着从座椅上跌落在地上。

  伸手朝大腿间一摸,眼前一黑。

  果然跟她预料的没错,那阳根插在小穴,前后身被三根丝线般的绳索连在一
起。

  三根绳索,环环相扣,与她腰间的皮带相扣。

  她试图解除,却根本无能为力。

  一番折腾,小穴中的阳根,无形的蠕动,更让她身心疲惫。

  羞耻、尴尬、难堪,无地自容!

  难道这物体要一直呆在自己的体内?

  陆贞不敢想象,接下来会怎么生活。

             三十六章  百褶裙下有个人             

  别墅里。

  厨房传出咣当的剁菜声,小锅熬制的小米粥散发出淡淡清香。

  「唔………」

  陆贞绣眉微蹙,嘴唇情不自禁的蹦出一个字语。

  咬着牙把案板上的咸菜装在一个小盘中,她好像没了力气一般,手托在橱柜
上。

  两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陆贞整个身体一颤,心怦怦直跳。

  「贞贞,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哇,好香啊。」

  随后沈丘的话语传来。

  「你,赶紧洗漱,我把饭搁在餐桌上。」

  陆贞不自然的把肩膀上的手推开,催促道。

  「好吧,好吧。」

  陆贞看着沈丘走开,用手扶住心口,似乎还在后怕什么。

  端起饭菜,轻轻地移动步伐。

  将所做的菜肴搁在餐桌上,陆贞转身走向二楼。

  二楼洗手间。

  陆贞走进去,然后把门锁死。

  轻轻褪下衣裤,看到下身的装束,陆贞眼圈一红,抽泣起来。

  手伸过去打开柜门,陆贞从中拿出一个小包。

  抽泣着拉开拉链,里面释然是,内肠稀释剂。

  「贞贞,你不吃饭吗?」

  听到沈丘的呼喊,陆贞摸了摸眼泪,把门打开,探出头颅道。

  「我已经吃了,你吃吧,我洗衣服。」

  「好吧,好吧,那我自己吃了。真是的,吃饭还不等我。」

  如果换做以前,陆贞听到他这么唠叨早火了,如今她却没有心情。

  再次锁好门,陆贞蹲在坐便器上。

  轻微的用力,眉毛不由的蹙起,她的右手伸到臀后。

  呃…唔…

  很快,臀后出现一根透明的粗管。

  这就是菊管。

  持续的用手拉拽,菊管无形的蔓延。

  差不多的时候,陆贞拿起小包里的内肠稀释剂,然后与菊管接洽。

  咕噜,咕噜。

  接通后,湛蓝色液体顺着菊管涌动。

  当涌到臀间后,陆贞脸色及不好看,咬着嘴唇似乎在等待什么。

  液体涌入肛门那一刻,她闷哼一声。

  紧接着她的小腹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

  看着湛蓝色液体涌入的内肠稀释剂,她的眼圈又红了。

  事情发生距离现在已经两天了。

  至于自己怎么回来了,陆贞也记不清了。

  只记得那巨大的阳根留在体内,然后就给她上了枷锁一般的道具。

  之后好像有人给她穿衣服,另外给了她一个包裹。

  而她怎么回来的,她是真的记不清了。

  依稀记得是,阳根抵在身体里,走路真的好费事。

  隆起的小腹,打断她的回忆。

  看着地上已经干瘪的稀释袋,陆贞知道液体已经被自己身体收纳。

  手触动菊管,陆贞感慨颇多。

  这内肠稀释剂是她回来拿的包裹里带的。

  说起包裹,自己的老公还看过,拿起内肠稀释剂问她这是什么?

  她的回答是女人减肥用的,才蒙混过去。

  包裹里共有三件物品,两包内肠稀释剂,一件碎花百褶连衣裙。

  陆贞记得,沈丘说她穿上一定很好看,非逼着她试试。

  她哪敢试,毕竟身体下隐藏着的秘密,她现在最在意的就是沈丘。

  一开始她不明白,为什么会送她一件连衣裙。

  而现在好像明白了,因为连衣裙上的字母与内肠稀释剂上的字母几乎一样。

  陆贞虽然不算决定聪慧,但也不傻。

  这是不是说,想要内肠稀释剂,就要穿上连衣裙。

  或者是,穿上连衣裙就知道你要内肠稀释剂。

  咕噜咕噜…

  地上的内肠袋开始鼓起,而相反的是她的小腹开始恢复平摊。

  体内的粪便以菊管为中介,往外排除。

  陆贞还真有些不习惯。

  不过想想,如果不是人为的控制,体内安装这么一个菊花锁还真是方便。

  首先的是,卫生纸省了。

  其次,没有异味不说,在任何场合都可以,只要隐蔽点没人会发现。

  还有就是省力,对便秘的人来是福音。

  唯一缺点就是,每次弄得小腹都要鼓起,还有菊管要一点一点送回体内。

  脑海想着事情,手伸到臀后一点一点把菊管往肛门送去。

  其实这两天陆贞一直在琢磨身上的这两个道具。

  菊花锁虽然能拉伸那么长,,原理跟鱼竿几乎一样,它们都是一节一节的。

  所以菊花锁收到肛门里,就会变得很短很圆的物体。

  而稀释剂就是一种能把大块分离成颗粒的原料,这就说明了为什么每次稀释
剂要先涌入肛门,再涌出的含义。

  至于腰间的皮带和枷锁般的丝带还有小穴中的阳具,陆贞用过各种工具都不
能绞断。

  她才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如此看似很细很软,却很结实的物品。

  肛门仿佛将菊花锁吞下,不见踪迹,陆贞起身低头,手摸着阳根的底部。

  三根看似丝线的物体将阳根牢牢的捆绑在她的小穴内,无时无刻被撑着,说
不难受都是假的。

  不过每天二十四小时的充实,又给她带来别样感受。

  就好像,二十四小时每时每刻都有一个男人跟她做爱,快感和麻木并存。

  尽管陆贞很小心,即使走路都轻轻地,小步伐,每天还是能接受到无数的快
感。

  当然更多是困惑和痛苦。

  哗啦啦!

  陆贞站着在小便。

  她脸色有些红,为自己的姿态不雅而难堪。

  自从小穴被阳根霸占后,她发现只有站着才能撒尿。

  打开水龙头冲洗一下,然后擦干水渍。

  她把衣架上那件连衣裙拿下来。

  略微犹豫一下,然后希希索索的穿着起来。

  内肠稀释剂已经没了,衣裙管不管用,她只能试试,实在不行,只能再去一
趟阴阳会所里。

  虽然那里是她的噩梦,但是她没有选择。

     ***    ***    ***    ***

  打开门,轻轻走下二楼。

  陆贞心里有些忐忑,穿这件衣裙,怕自己的老公看出端疑,下身更是套了加
厚的打底裤。

  即使这样,她还是有些紧张。

  四处张望,还好没有看到沈丘的身影,这让她的心稍微平静。

  将餐桌上的碗筷收拾干净,陆贞总算舒了一口气。

  身上百褶裙有些长,几乎就要触地了,所以穿着它做家务实在是不方便。

  小心翼翼地坐到沙发上,不过臀部跟沙发接触刹那,眉毛还是微微蹙起。

  即使再小心,小穴中的阳根还是能触动到。

  既酸又痒,夹杂着一丝悸动,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

  陆贞不由紧张起来。

  从搬到这里,一般是没有人来串门的。

  有的也只会是…沈冰冰,也就是她的女儿。

  可是,她的女儿回来都是按门铃的。

  会是谁呢?

  陆贞心里很矛盾,现在她可又想又不想真见到自己的女儿。

  毕竟两天前发生的事,让她始终不能忘怀,一时难以决断。

  怀着一颗复杂的心,陆贞将门把手向下一压。

  门开启。

  映入眼帘的一个鬼头鬼脑的头颅。

  「嘿嘿!」

  抬起头古怪一笑。

  陆贞脸色当时就白了,下意识就想把门关上。

  岂料,门口的人直溜一下就钻了进来。

  这个人,陆贞何止认识。

  就是他和另一个男人把她强暴的。

  他叫什么来着?

  对,叫…马六。

  是一个矮小精瘦,却满脑子坏水的男人。

  光看他的外貌,会有人嗤之以鼻,陆贞可不那么认为。

  因为陆贞就因为他而付出巨大的代价。

  他来干什么?

  陆贞思绪转换,心更是乱成一团。

  「你……来干什么,快出去,我老公在家。」

  看到钻进屋里的马六,陆贞压低声音说道,同时也不忘扫视四周,怕被她的
丈夫听见。

  马六脸上始终挂着神秘的笑容,不过陆贞看在眼里,那就是不怀好意,奸笑。

  面对陆贞的话语,他更本不作答,两只眼睛一直瞄着陆贞的胸脯。

  几乎就在陆贞话语刚落,他的手就落在了陆贞的胸脯上。

  唷…熟妇的…果然不同凡响,那是少女不能比的。

  大,圆、软、腻、

  如果用比喻来形容。

  少女是可以吃的果实,搁在嘴里可能有酸有甜有脆…

  而熟妇就是熟透的果实,吃在嘴里,甜在心里,是绝对没有酸味的。

  相对来说,还是大多人喜欢熟透的果实的,而大多人就是指马六、阴阳居士
那些人。

  「你……」

  手落在她的胸脯上,肆意的揉搓,陆贞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小口张着『O』
型。

  她忘记了反抗。

  脑海只是在想一个问题。

  他怎么敢、

  敢在她的家里,况且自己的丈夫还在家的情况。

  手覆在胸脯上,即使隔着胸衣,依然能体会到什么是又软又大。

  马六已经不满足现状,掀起她的裙摆,手就触到了女人的神圣之地。

  「呃!」

  陆贞这才惊醒,脸色俏脸由白转红,一手推开马六的咸鱼手,往后躲去。

  「流氓,无耻。」

  推开马六,陆贞想不到用什么词语来表达,最终嘴里憋出四个字。

  嘿嘿一笑,马六根本不在意,反而举起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搓动。

  上面有晶莹的液体,闪着光,

  「流氓,无耻,怎么了,看看你,这么快就有反应了,嘿嘿!」

  「你胡说。」

  「胡说,这就是证据。」马六把手伸进去,让陆贞看手指上的液体。

  陆贞胸脯因气愤而颤抖,看着液体,却无力反驳。

  她总不能说,都是因为你们把她的小穴捆绑上阳根而导致的吧。

  最后,她伸出手指着大门。

  「你给我出去,否则我叫人了。」

  「嘿,威胁我。」

  马六丝毫没有惧怕,他指了指自己的臀部示意一下。

  「我是给你送…嘿嘿。」

  陆贞哪里能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能冷着脸开口。

  「东西…留下,你赶紧走。」

  「哟,真是个天真的女人,你以为白送呢?」na

  陆贞一愣,她没想过这个问题,原来这东西不是白给的,她有些慌了。

  「那你说…,多少钱…我…买。」

  有求于人,语气自然就不一样了,所以陆贞显得很温和的样子。

  「钱?钱买不到。」

  「那…那你要什么?」

  「要什么,嘿嘿,过来,我告诉你。」

  看着马六,很明显不怀好意,陆贞还真不敢过去。

  「你…就这样说,我都听到。」

  「过不过来,不过来我走了。」

  马六手搁在门上,装作要走的样子。

  「别别,我……过去。」

  有求于人,自然是要低头,哪怕是暂时。

  更况且,像陆贞这样的,没有那玩意,她不知道会不会憋屈死。

  这要是让她丈夫知道,她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用这个形容现在的陆贞一点都不夸张。

  看着服服帖帖,像温顺的小绵羊的陆贞站在面前。

  马六不兴奋,那是假的。

  他觉得自己形容有些不恰当,这那是小绵羊,怎么也还是大绵羊才对。

  甭管大绵羊小绵羊,都是我的。

  嘿嘿,看来今天来这里是对的,绝对是美差。

  兴奋的搓搓手,迫不及待。

  她是大绵羊,那我就是大灰狼。

  嗨,大绵羊,我来了。

  呼!

  手再次落在那丰挺的胸脯上。

  「啊!」

  陆贞下意识用手阻挡。

  「要不要?」

  三个字,却像定身术一样定住她。

  又像问她,你要不要让我把手放在你的胸脯上。

  说『要』、

  说『不要』、

  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陆贞明白,『要』,那是既要内肠稀释剂,又得要让他猥琐她的身体。

  而『不要』那就是拒绝。

  这让她怎么选。

  手慢慢落下,陆贞默默承受马六的咸鱼手。

  马六不愧是花丛高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揉、捏、推、搓、拍、拿、扣、按、抓、挑、、、、、、、、

  胸脯犹如打起浪花,波涛汹涌,起伏跌宕,变幻各种形状…

  人心永远不会满足。

  不论什么、

  帅的人还想更帅。

  有钱的人还想更有钱。

  捡到一块钱的人会想为什么不是一百呢。

  做爱的人前门走过了,就想走后门。

  一如、马六。

  他不会满足现况,手向下探去。

  当落在少妇的神秘之地。

  特别是那种被阳根插着,永远无法闭合的小穴。

  「啊!不要。」

  几乎没有任何预兆,陆贞的声音大的,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很快一个让她无比熟悉而现在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响起…

  最让陆贞胆魄心惊的是…

  脚步声、伴随着门把的扭动声紧随而来。

  「老婆,怎么了?」

  心跳加速…

  怦怦怦怦、

  压都压不住,仿佛要跳出来了、

  脸色煞白、

  明明是白天,怎的感觉就黑了。

  依稀中…

  门缝愈来愈大、

  ——————

  吱呀,门开了。

  沈丘的身影出现。

  说时迟,那时快、

  那时,马六真的很快。

  至少比那时的沈丘快。

  他滋溜一下就钻进了陆贞的裙里去了。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那狂跳的心骤停。

  「咦,老婆,你穿这件衣服,真漂亮!」

  哗啦啦!

  好像玻璃碎了一地,打破时间的静止。

  骤停的心像是憋气太久,剧烈的跳动起来。

  「咳咳咳、」

  陆贞手捂着胸脯咳嗽起来。

  沈丘疾步走来,扶着她的香肩紧张的问。

  「老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咳嗽之后,陆贞总算缓过气来,肩膀上落下的手,让她不自然的一抖。

  现在她好像才回过神。

  裙里还有一个人来。

  心又控制不住。

  怦怦直跳。

  看着自己的老公扶着自己的肩膀,她是心乱又心虚。

  「我…没事,刚刚不小心呛了下。」

  手却不经意的把沈丘的手从肩膀上脱离出来。

  「哦,没事就好。」

  沈丘不以为意,他度着脚步在客厅徘徊,不断地打量陆贞,兴奋的开口。

  「老婆,你知道吗,你穿这件裙子真是太好看了,我差点都认不出你就是我
的老婆啦,哈哈。」

  见到沈丘没有发现端疑,陆贞心跳缓了缓,脸依然很不自然,她随着沈丘话
语道。

  「是…吗?我可没觉得好看。」

  「是真好看!老婆。」

  沈丘盯着看个不停。

  陆贞穿的这件百褶裙是属于韩式风格。

  上面的花格层层叠叠,让人眼花缭乱的同时,又显出循序渐进的层次感。

  料子很有型,很挺的百褶套装,干净、典雅、知性、妩媚、配上陆贞成熟傲
人的身材,有一种逼人的性感美。

  所以这款漂亮的套装展现出陆贞女姓的惊人魅力,沈丘不着迷才怪。

  看着丈夫迷恋的对自己连连夸赞,陆贞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

  她再为裙里藏了一个男人而心忧。

  还怎么办呢?

  心慌意乱,焦头烂额,还要面色自然的面对丈夫。

  忽然…

  她的娇躯不由一颤。

  眼睛瞳孔一缩,眉毛微蹙,性感的嘴唇不由抿起。

  这是…

  裙里的马六不安分起来。

  掰开大腿,马六的头颅钻进她的大腿间,舌头吸允陆贞的小穴。

  「嗯!」

  微不可查的鼻音响起。

  陆贞脸不由红了,呼吸紧跟着急促起来。

  不可以,不可以…她心里在呐喊!

  可惜,裙里的马六听不到,即使听到也是没用的。

  舌尖挑逗,本来就被阳根束缚的小穴,哪里受得了。

  这根本就是火上浇油。

  哪怕是微小的力量,陆贞都能感到,小穴中的阳根无形之中蠕动。

  微小的地震死不了人。

  而微小的蠕动却足以让陆贞癫狂。

  温热的气息席卷而来、

  酸甜苦辣咸,陆贞是五味俱全。

  她想控制、

  发现能控制的仅仅压抑住自己。

  却不能控制的是,身体的原始反应。

  娇躯无力,身体发热,乳房也胀,下身还痒,更别说内在了。

  吧唧、吧唧。

  舌头舔小穴发出声音。

  「什么声音?」沈丘也听到了。

  陆贞心又是一颤,腿同时用力,夹住马六的头颅,不让他动弹,脸上确是勉
强的笑,道。

  「没有啊,你是不是听错了。」

  「哎…」沈丘拍了拍脑袋。

  敷衍过去,陆贞心却没有平静下来。

  因为,裙里,马六依然不安分。

  「今天…天气真好啊!」

  陆贞祥装看向窗外,想要把沈丘支出去道。

  「嗯,还行吧!」

  沈丘看了一眼窗外,不过更多的视线还是落在了陆贞身上。

  他度着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你不出去溜溜。」陆贞问。

  「你出去,我就出去。」

  得,夫妻二人竟然把天聊死了。

  嗯哼~

  陆贞闷哼一声,心里那个气啊,如果换做以前,她早撒泼,让沈丘知道厉害。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我就不去了,一会,嗯哼~唔,做饭。」

  马六手伸过去,指尖捅向她的肛门,使她说话都变了。

  沈丘转过头看着陆贞。

  强装着笑容,心却又提到嗓子眼。

  「老婆,你今天脸好红,还有说话好奇怪。」

  「红…吗?可能今天太热了。」

  陆贞双手护脸,装作揉搓,其实都要哭了。

  雪白的大肥臀被强制掰开一条缝隙,指尖顶在那带着波皱花纹的菊花点。

  一指下去,宛若点缀。

  菊花残,满腚伤。

  「呃呃。」

  双手护脸,装作揉搓的她,用手死命的捂住嘴唇。

  「热吗?我怎么没觉得,不过老婆,你都站在那里半天了,不累吗?」

  沈丘却没有发现什么,开口说道。

  陆贞将手从脸上拿下来,声音略微颤抖的道。

  「不累…时间…不早了,我…一会做饭。」

  「沈丘看看客厅的钟表,10点05分。

  「做饭?这么早?」

  知道老这么站着也不是个事,陆贞尝试慢慢的走动一下。

  裙里,马六的手指一直插在她的肛门里没有拿出来的意思,而另一手也在小
穴边缘徘徊。

  走路对陆贞来说真的像走钢丝。

  一步一步。

  「那个…我去厨房…嗯,做饭,你先出去散散步吧…唔。」

  陆贞边走边说,她还是想把沈丘支出去。

  因为这里的厨房跟客厅就隔着一层玻璃,虽然有橱柜这个掩体,但仅仅限于
下身。

  她在厨房,在客厅,沈丘仍然能看到她忙碌的上半身,这是她不想的。

  陆贞也想过去其他地方,卧室是不能去的,去二楼,那更不行,首先就是裙
底藏不住人。

  如果换做平日,沈丘早就不见踪影,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好像跟她开玩
笑似的。

  「散步嘛,就不去了,做饭,要不我帮你做饭吧!」

  沈丘随后答道,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意思要帮忙。

  陆贞也没料到事情会转变成这样,她哪敢让他帮忙,裙里那个就够她乱了。

  看到走到身边的沈丘,她拉住他的手道。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有你在厨房,我转不开身,你…出去溜溜吧!」

  「我可不出去。」沈丘把头摇的像拨浪鼓嘟囔着。

  「早上你都没等我吃饭,中午我可不想一个人吃饭。」

  陆贞哭笑不得,原来是因为这么一回事,怪不得赖着不出去呢。

  心里又有些感动,都老夫老妻了,想不到他吃饭都想着她。

  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恰恰能证明,这个男人是非常在意她的。

  可是自己呢?

  手指在肛门里抽动,指甲刮的内膜,好痒。

  触动她的神经,把她的思绪打乱。

  「那你坐这里等着,我…做饭去。」

  陆贞把沈丘按在沙发上,朝厨房走去。

  沈丘丝毫没有看出端疑,只是用深情的目光盯着她看。

  这就是我的老婆,真美!

  他心里乐呵呵的想着,一句话脱口而出。

  「老婆,你今天走路真像个淑女。」

  背对着,陆贞一顿,眼圈一红,那眼泪最终没有止住,掉落下来。

  厨房。

  陆贞装作开启柜门,蹲下。

  一把揪出裙里的马六,小声的抽泣着质问。

  「你到底想干嘛?」

  马六根本不作答,手在她胸上腿上私密处乱摸。

  陆贞推开胸前的手,大腿又被覆盖了,二人仿佛打起了游击战。

  不过吃亏的总是陆贞。

  「老婆。」

  沈丘的声音传来,陆贞慌忙整理下站了起来。

  「什么…事。」

  「哦,没事,就想看看你在不在。」

  这回答让陆贞苦笑不得。

  厨房的组合柜属于盲区,沈丘根本看不到,而这就使得马六如鱼得水,肆意
妄为。

  而陆贞呢,案板之上,那玻璃跟空气没有什么区别,陆贞的一举一动,沈丘
都看得清楚。

  马六的任何骚扰,陆贞都要强忍着,还要做出一副风轻云淡,跟没事人的样
子。

  这可苦了陆贞。

  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此话一点不假。

  还有不是只有演员才可以演好戏的,而是每个人都会演戏。

  演的好不好,演的真不真,那要看你是不是认真的。

  仿若…陆贞。

  案板上,噼里啪啦,当当当,各种剁菜声,炒菜声,有条不紊的进行。

  橱柜下,

  雪白的肥臀、

  笔直的大腿、

  一丝丝、一缕缕反光的液体。

  手臂延伸,从下而上,一把握住胸前那对肥乳。

  「喔:-O」

  剁菜的手停顿,嘴情不自禁呻吟出声。

  客厅的沈丘丝毫没有听到,如果他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此时的陆贞胸脯
变大了很多,而且自己会动一般。

  又是揉,又是捏,陆贞剁菜的节奏都乱了。

  当…当当……当……当当当………

  嗯啊!唔唔……哦⊙?⊙!。

  尽管咬着贝齿不想发出声音,但依旧免不了从牙缝里蹦出一个一个字语。

  胸脯上的手缓缓收回去,这让她稍微松一口气。

  面容装着很平静,心却七上八下,更本不能平静,将刚刚剥好的大葱在水槽
里洗了洗,搁在案板上,切段、

  一只手伸过来将大葱抄走,等陆贞缓过神扭头看去。

  顿时,花容失色。

  雪白的大葱顶在自己的后臀。

  陆贞脸色露出哀求,手蛢命的阻扰。

  「别别别,那个…不可以的…呃⊙?⊙!」

  她的话语还没说完,就感到下体一凉,肛门就被插上了。

  「老婆,你在跟我说话吗?」

  手刚刚握住大葱,要拔出来,沈丘的声音突如其来,马六趁机把她的手移开。

  一下、一下往里推送着。

  转过头,努力克制住情绪,她的话语一顿一顿的、

  「没…有…啊…」

  沈丘盯着她道。

  「老婆,你今天好奇怪,是不是病了。」

  好奇怪吗?

  好奇怪的事多了。

  大葱进入肛门,顶着里面的菊花锁,向肠壁深处蠕动,带给陆贞好奇怪的感
觉。

  「你…胡说什么呢?」

  陆贞回道。

  紧接着她又开口道。

  「别…打扰…唔…我…呃…做…饭…哦,断了。」

  是的,断了!

  大葱断了,断在里面去了。

  「说你奇怪,你还不信,说话都断断续续的,算了不打扰你做饭了,我还是
很有耐心的,不过,老婆,你今天衣服美,人更美。」

  陆贞可没有心思听这个,她楞楞看着案板上半截大葱,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伸过去,将大葱拿到水槽从新洗了一遍,开始切段。

  这葱有些辣眼睛,更辣肠胃,因为她能感觉到肛门火辣辣的。

  当当当…

  仅仅剁了几下,陆贞脸色又显出难堪的模样。

  臀瓣间有莫名物体顶着、

  凉凉的、不大、不是圆的、

  她有些悲伤,又不知道要有什么东西要被自己的身体吸纳。

  阻扰?

  有用吗?

  如果有用,体内就不会留下半截大葱了。

  滋溜、

  进去了。

  陆贞脖颈不由一扬,抿了抿嘴唇。

  滋溜、

  滋溜……………

  一连进去七八个。

  再一次,陆贞眼睛瞪得溜圆,她终于知道马六塞的什么了。

  大蒜、

  火辣辣的疼痛,还有被撑了的感觉。

  陆贞强忍着,歪着头,手在后面乱摆,面带痛苦哀求道。

  「求求你,饶了我吧,不能再塞了。」

  蹲在地上,马六手里握着一个物体,看情景他还没有要罢手的节奏。

  当陆贞看到他手中拿着的物体,一下子惊呆了。

  不允许,决对不允许。

  这物体,有大也大,说小有小,它外表光华,色泽青紫,形状确是大同小异。

  如果用它做菜,那是上佳菜肴,皮软肉嫩,肥而不腻,入口即化。

  可是现在,它确是要拿来塞进她的肛门,这怎么可以?

  陆贞不是在乎它能否做成一盘上好的佳肴、

  她在乎的是…

  体内实在是装不下了。

  更在意的是…

  即使能装下,这个物体塞进去容易,拔出来难。

  更怕受不了。

  阻挡、毫无意义。

  如果客厅没有沈丘的存在,或许还有一丝可能。

  可是,

  没有可是。

  当物体抵在臀间、

  她的身体不由的绷紧,甚至感到窒息。

  短暂的僵硬,当她娇躯摇摆,试图…

  噗叽!

  陆贞头颅猛的一扬,整个身躯都向上串了一下。

  「啊……~!」

  一声昂扬顿挫,短促有力的叫声、

  呼啸而出!

***********************************
  本想把偷情和肉戏一起打上去的,不过字数有些多,就分两章吧。

  还有,看过这章的,马六塞的物体,我一直没有写名字,不知有人猜到是什
么没有?

  悬念,一直以来都是写书的人一贯作风。

  最后陆贞一声大叫肯定惊到沈丘了…

  有人会猜到陆贞会如何掩盖或者解释么?

  又或者是以暴露的场景来收场呢?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有多少人希望陆贞暴露被发现?

  又有多少人希望陆贞继续隐藏呢?

  暴露,就是直接大战,当然是肉体大战喽。

  隐藏,多元化的大战,当然也是肉体大战。

  欢迎竞猜,猜中有奖哦。

  猜不中,那么对不起,只好说,本书终。

  谢谢观看,谢谢再见!

  哈哈哈哈哈!

  小尾巴,【看书不点心,没有小jj】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xiaoyuan/86727/